虎印

堆放自己翻译的各种书评,还有安利狂魔的各种脑洞(躺

【脑洞乱写】停止一个脑洞的最好方式就是把它写出来

与莱皇的和谈成功之后,杨推托说自己重伤未愈,提前申请了退休,过上了“床—躺椅—书房—饭桌—躺椅—床”的循环幸福生活(后略N千字)

这天春光大好,杨正在窗口晒太阳,手里抱着一瓶他刚刚得到的限量款白兰地。这时,门突然大开,一个人捧着一堆文件,在他的反射弧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就走了进来,“我可不知道,原来你有用脸擦壶的爱好”他听见那人挖苦地说。

“不是!”看清来人是谁,杨赶紧藏起白兰地,正襟危坐,因为他不想被曾经的学长,也就是现在自治区的经济部长大人顺走这瓶宝贝酒。

自从他提前过上了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感觉学长似乎总看他不顺眼,虽然对方因为很忙,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常常来走动,但每次碰头时,他总感觉卡介伦的毒舌是火力加倍了。大概在经济部长眼里,所有吃白饭的都是眼中钉,特别是在财政吃紧的现在就更是这样。即使学弟是顶着“艾尔法西尔的英雄、亚斯提的英雄、回廊之战的总设计师、自治区成立的最大功臣”等等光环的曾经的“魔术师杨”,也不例外。

必须赶快说点什么,杨心想,不然这场嘴仗肯定是未打先输,虽然他其实从未在嘴仗上赢过学长,但还是要面子的,于是他清清嗓子,赶在学长再次挖苦前说:“堂堂自治区的经济部长大人,来找我这个平民群众,有何贵干?”

砰的一声搁下那堆文件,卡介伦抽出其中一张递给杨说到,“他们想看你重走当年杨舰队的长征路!”

“……”呆了半晌,杨才从当机中恢复过来,“学长,这又是什么新的真人秀节目吗?”他无奈地嘀咕到。他自认退休之后并没有完全躺平成咸鱼,为了筹措自治区的经费,他还是默许了卡介伦拉拍了各种广告,包括那个现在还在电视上循环播放,让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这是我推荐的极品红茶”smile 广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感觉接拍内容变得越来越离谱了,红茶广告还行,白兰地广告还行,但是羊毛内衣广告,“你想养一只羊吗”广告是什么鬼!他感觉他这个学长一遇到跟钱相关的事情就成了“势力眼”,真是吃不消,“上次被你折腾得半死,我不会再上当了!”

但学长也不是吃素的,“不是真人秀,”卡介伦似乎早有准备,“是对银河史感兴趣的人筹措了资金,想拍一部新版的讲你和凯撒当年恩怨情仇的电视剧”。我不会说他们中间有很多人是你的死忠粉,闹着要看你的新版和双子星什么的,卡介伦心想,不然他这个学弟估计又要闹别扭说不演不演了,“剧名已经定好了,叫《银河英雄传说DNT》”。

“等等,我记得之前就已经拍过一个老版啦,为什么还要拍啊”杨满脸委屈,他是能不动就不想动,拒绝加班!

“那当然是你的责任啦,谁叫你当年莫名其妙的帅!这次牵头的是PIG社,还有X次元的CEO已经明确表示要买断播放权,这些都是大金主,不能得罪,你懂的。”

“啊啊,为什么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要演呢,”杨满脸抗议,“对了,我还有他!叫他去!!”他突然灵光一闪,“他偷偷藏掉了我那么多酒,前一阵子还彻夜不归,当然要叫他去了!”

“谁?!”这回轮到卡介伦当机了,虽然他近年确实工作太忙,已经没空成天关心学弟是不是因为菲姐毫无进步的手艺又不得不吃外卖了,但自认为对他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尤利安已经和卡琳结婚了,现在刚刚有了孩子,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先寇布则一直自愿充当杨的保镖,跟他几乎形影不离,亚典波罗已经当了记者,现在不知道跟开飞车,啊不对,是开飞船的波布兰在星海哪里乱闯乱晃,追拍那些热点八卦和政客的丑闻呢。重要的是,他们长得跟杨完全不像,即使脸上涂了很多粉,加上个特效化妆,观众如果事先不预备好那~么~厚的滤镜,也没法把他们错看成是杨啊!

这时他听到楼下嘣的一声响,一个声音叫到,“爸,我回来啦!听说你又偷喝酒了,是真的吗?”


———
因为一直感觉OVA杨是老杨,DNT杨是小杨,小杨是老杨的儿子,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脑洞停不下来(拒绝发刀),导致好像对喜欢DNT杨的亲,说了很多发抽的莫名其妙的脑补,很失礼。想到我一般一写东西,它就会跑掉,消失无踪,于是要停止这个脑补,最好的方法就是写下来吧,于是就有了这个短篇,也许没有后续了(感觉写了之后,脑洞确实正在消亡了,可以安心睡觉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