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印

堆放自己翻译的各种书评,还有安利狂魔的各种脑洞(躺

【脑洞乱写】杨提督到底是ABO的哪一种

一个关于ABO讨论引发的脑洞,胡扯向,完全无视ABO规则,文笔拙劣,请勿较真

————————

杨提督到底是A是B还是O,没有人知道,因为只有要塞的最高负责人,才有权查看将官的体检记录,而伊谢尔伦最高的负责人,就是杨提督本人。

最早的时候,大家以为他是B,因为他既闻不出他人的味道,自己好像也根本不散发任何味道

直到有一天,司令部的后勤人员出了岔子,忘记补充没剩多少的、只有司令官一个人会喝的红茶了,大家才发现有些不对。那时正值要塞各部门刚进行完定期的空调新风系统清洗,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任何味道了,偌大的指挥室内明明也没有任何人在喝红茶,只有司令官照样懒洋洋地睡着觉,打发着尤利安跑去买茶叶的这段难熬时光,于是怎么还会有红茶味呢?那是一种淡淡的茶香,既不剑拔弩张,也算不上香甜诱人,悠然自得就仿佛司令官本人。

原本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当尤利安买来了茶叶,赶着沏好今天迟来的第一壶茶后,大家也都差不多忘记了这件事。但恰巧来到司令部的先寇布却没忘。

每个月总有这几天吧,全是A的要塞防御部门和蔷薇骑士团会进入高度警戒状态,不是因为可能有敌人来袭,而是因为这些肌肉人士,常常会因为粗心大意或者过于自信而忘记按时打针,更糟糕的是,由于A们都有很强的侵略性,互相之间排斥得厉害,一旦有人开始散发味道,常常会搞得其余人不得不加大抑制剂的计量,以免身体被本能影响,忍不住也要在气味上争个高低。

那天上午,先寇布照例去了司令室汇报防御情况,顺便对没有茶喝而闹起别扭的司令官调侃两句,之后便接到林兹的报告,说有几名队员在训练时突然暴走,状态异常,糟糕的是他们兽性大发时正持有武器,一时半会儿无法平息,希望加派增援。但当先寇布来到现场,准备用战斧的另一头敲打下那几个暴走队员的脑袋时,原先还亢奋不已的几个人,却突然奇妙地安静了下来,就像被人从上到下浇了一盆冷水,突然清醒了一样。

怎么回事,先寇布心想,接着他听到一旁的布鲁姆哈尔特小声问道:”中将,你刚才是不是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啊,只是去跟杨提督汇报了情况“

”啊,”布鲁姆哈尔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中将身上好像有一股茶香味,闻了就能让人冷静下来,我还以为中将刚刚幽会回来....”

这么说来,还真是这样,先寇布想起来,以前好像不只一次有这种情况。在伊谢尔伦攻略战时也是,亚姆立札会战中也是,在军事会发起政变的消息传来时也是,虽然大家一时人心惶惶,但只要那个黑发司令官出现,只要看到他端着红茶杯的悠然神态,无论战局有多么险恶,无论大家现在有多么不安,都会奇妙地冷静下来,被他那悠然的态度感染,这个时候,当然少不了那抹淡淡的茶香,萦绕身旁。

这真是有趣,先寇布想,也许杨提督的奇迹不仅仅只有表面这些,还有一些无人察觉的地方。他想起有一次,不知是谁在军官俱乐部里打趣说,没人能够抵挡他们司令官的人格污染力,只要跟着他,很快就会从严谨正经的军人,变成没大没小并且自由散漫的问题人士。

虽然先寇布会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他后来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但是不久之后,大家不知道怎么搞的,都开始习惯把那些发疯的O和A人士,弄到指挥室里杨睡午觉的地方,让他们近距离冷静冷静,名曰:杨提督疗法。从那时开始,杨舰队的AO生理期发疯率和抑制剂使用率都直线下降,气氛也安逸多了。而过去每次看到发疯的AO们打破东西,导致器物损耗率和医疗费用上涨,就忍不住感到深恶痛绝的卡介伦,对于这个结果,自然表示非常满意。

只是杨本人,对于总有人把捆着手脚、衣衫凌乱的人扔进司令室里这点,还是十分不习惯

杨:“尤利安,为啥大家老是把满脸潮红的人拖来这里啊?”

尤:“没办法啊,提督您也知道多打抑制剂对身体不好吧,为了大家的健康,就装作没看见吧~”

于是杨提督到底是A是B还是O呢,先寇布发誓说,没人知道


END

评论(12)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