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印

堆放自己翻译的各种书评,还有安利狂魔的各种脑洞(躺

【译文】圣夜的奇迹

这是一篇日本君写的关于杨提督和先寇布的同人文,没有CP没有CP!虽然作者是位腐族,但这确实不是“先杨”之类的(因为被作者归类在“非CP/其他CP”里了,如果是“先杨”不会这么分的)。因为感觉写的很妙就努力翻译过来了。之所以选这篇,也许是因为常逛的圈子里有许多朋友喜欢这种带点宗教氛围的文?里面的祈祷词都来自《圣母颂》,这种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对宗教其实一窍不通的我也是很努力了。另外听朋友说许多人都接受不了关于提督的“那种文”,我个人其实也没脑力译那种文,所以这篇应该不会给虽然喜欢杨提督但不吃CP的读者带来任何不适。

其实当初读到《螺旋迷宫》后附官方书评中说杨是神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喷了,早上起不来的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神.....如果说他是神,看来这绝不是个全能的神吧,至少他没法保佑你早上不迟到。(而且我们不就是因为他是凡人所以喜欢他的吗?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大家不都是凡人吗,凡人已经够多了,好像没有必要再在文学作品里特意找个凡人来喜欢了?)

关于杨到底是不是神的问题,我个人还是坚持认为这是“众力”的结果,他的成神靠的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我想这点提督自己也是最清楚的。他因为明白个人的局限性,所以会更多地依靠和信赖大家,也因此有了杨舰队家一般的氛围吧。

就这个角度来看,这篇同人文写的真是很妙了,让人联想起《尤里安日记》里对杨提督的一些描述。虽然提督平时外表上看起来呆头呆脑的,但就像另一篇我很喜欢的“杨提督参战Fate圣杯战争 ”同人文里说的那样:

虽然枭在白天看起来蠢萌蠢萌的,但他毕竟是猛禽,等他从白天的微睡中醒过来的时候,就是最微小的细节和声响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么多“性格麻烦的能人”愿意追随着提督,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也根本没有想获得任何回报,而对此似乎毫无自觉的当事人看上去又是如此懒散,却并没有激起下属推翻他的欲望,从这个角度上说提督真是很神了,无愧于“奇迹”的名号。


【原文:聖夜の奇跡

【译文】圣夜的奇迹


那一天,那一夜

圣母玛利亚以童贞之身怀上了耶稣

Ave Maria, gratia plena.

那是奇迹应该降临的,神圣之夜

 

这段历史、教义和传说,都已在漫长的岁月中被人忘却,消失无踪

而今年他们依旧这样干杯

——看吧,奇迹什么的果然是不会出现

 

* * * * *

如同《额我略圣颂》里那样美妙的嗓音,在耳边深沉地回荡。

第13代与第14代蔷薇骑士队长的声音,即使只是在谈话中,也像是美妙的旋律响起一般

……于是,该如何是好呢

虽说是路过,但就这样上前打搅看起来像是要故意避开人群谈话的两人,是不是合适呢?在杨还没有得出结论之前,就被曾经的第13代队长发现了。

先寇布像往常那样以优雅而不逊的态度回首,对仍在神游的杨说到:“哦呀,是阁下啊”,听到他的话,第14代连队长林兹也停下来敬礼。

因为自己不小心的靠近而导致美妙的和声消失了,感觉多少有些遗憾的同时,杨也回应道:“离新年派对应该还有些日子吧,你们在用帝国语商量些什么呢”

林兹一脸糟糕了的表情缄默不语,用敌国的帝国语交谈,在同盟,尤其是在军队里可是严令禁止的,感觉被抓现行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杨并不是想来追究这点的,他单纯只是为了掩饰窘态而随口问问而已。

用眼神命令林兹退下之后,先寇布转过身面对司令官,露出坏笑的表情说道:

“是圣诞节派对的事啦”

“ 「圣诞」?”

 

* * * * *

“不知道是因为亚雷·海尼森一行人讨厌照搬帝国的旧习呢,还是仅仅只是圣诞节没能在自由行星同盟扎根呢,虽然怎样都无所谓啦”

说是有文件需要去司令部提交,先寇布和杨并肩走着,就这么打开了话匣子。

“据说是从公元纪年那个年代传下来的宗教活动,为了庆祝伟大的宗教指导者的诞辰日之类的”

其实这种事情你知道的比我更详细吧?先寇布使了个眼色。

“让我想想...是叫「圣诞节」吗”

“随着时代进入宇宙历纪年,信仰和含义什么的也消失了,这种活动也只是徒有其名而已....在我出生的国家是这样。”

杨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人的表情

面对仰视他的杨,俯视着对方的英俊男人微笑着,接着便故作夸张地耸了耸肩膀。

“流亡来这里之后最惊讶的,还是自由行星同盟居然没有圣诞节呢”

“是那么快乐的活动吗?”

“确实像过节一样哦,奢华的料理加点心加礼物,对小孩子来说确实是开心极了”

“过节什么的,基本上孩子们都是很开心的啦”

“做准备工作的大人们则是不得不操心钱包,折腾得要命呢”

一瞬,走在杨身边的这位流亡贵族眯起了眼睛

......在遥远的过去,也许他也曾经像这样与家人们一起开心地度过节日吧

“既然是这么快乐的节日活动,不用偷偷摸摸地商量啦,这里是自由的国度”

“自由的国度...吗”

先寇布的脸上浮起自嘲的笑容

像是在考虑是否要继续说下去似的停了一会儿之后,他平静地继续道:

“语言上的统制,文化上的强求,法律上的差别对待,权利义务的不平等...”

先寇布的男中音变得越发低沉。

“对我们这些流亡者来说,圣诞节什么的,只不过是为了逃避心酸的现实,以免忍不住回想起快乐的过去而已”

听到自己这么说之后,杨会有什么反应呢.....虽然很想知道,但另一方面又不想被他看到自己说这话时的表情,先寇布移开了原本注视着杨的视线。

既非怀念故土,也不是要反抗如今所属的国家,只是以静静喝酒的方式度过的寂寥节日,先寇布如此念到。

“当然,如果穿帮了的话,不知道要被怎么指摘了,所以没法搞得很大——这样避人耳目的圣诞节,也只是流亡者之间的交流,已经沦落成了偷偷摸摸勉强延续的活动而已”

“然后就这样...向你们信仰的神祈祷吗?”

以童贞女之身怀孕的奇迹。

因为相信这奇迹的存在,羡慕这奇迹的恩典,因而献上祈祷吗?

“....我们并没有什么信仰,如果有能够祈祷的神,就用不着流亡了。”

 

失去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帝国故乡的容身之地,于是向敌国自由行星同盟寻求理想乡的他们,最终发现那所谓的理想乡,也只存在于理想当中而已。

 

神并不存在

奇迹什么的不可能出现

能够依靠的,唯有自身——

 

杨不知如何回答,陷入了沉默

虽说是自己开的头,但当这种沉默即将使先寇布产生后悔的念头时,杨带着明快的语气开口了:

“.....这次你编的故事还不错呢”

“.....哈?”

 

* * * * *

“虽说老是被你骗到,但即使是我也会吸取教训的,以为我还会上当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哦?”

面对仰视着他,莞尔一笑的杨,先寇布一瞬间感觉无语了.....

于是硬是挤出了个笑容。

“哎呀,穿帮了吗”

“虽然我差不多都快相信了呢,那么,实际上是在商量什么啊”

“是在商量蔷薇骑士连队惯例举行的年终酒会细节——尉官以下要表演裸舞”

噗!杨忍不住笑喷了

先寇布故意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继续说道:

“没什么好笑的吧,这可是重要的传统活动啊,我在尉官时代也表演过”

“....连你也!”

“虽然按惯例是由连队长来选出‘年度最佳舞者’,不过他们希望我也能列席,林兹刚才就是来谈这事的”

“原来是在说这种事吗.....?”

“不过说白了这事要是在军队里传开的话可就不得了啦,所以用母语了.....阁下也一起出席如何?”

我会特别招待你的哦,先寇布露出坏笑望着杨。

“啊不,我就不用了!不然今后都无法直视蔷薇骑士连队的脸了!”

 

* * * * *

把笑得打滚的杨送到司令室,同时提交了文件之后,先寇布并没有就这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蔷薇骑士连队的训练场。

“阁下...”

林兹一脸担忧地站起身来

他很担心先寇布叫自己退下之后的情况

随意抬手示意林兹让开,先寇布说道:

“那不是因为说帝国语这点小事就会横加指责的人,而且今天搞的也就是个喝喝酒的聚会,即使被发现了也没啥大不了的,没问题的,大概吧”

“大概什么的.....阁下”

“我随口糊弄过去了”

 

而且现在到目前为止,揭短什么的,受到非难什么的,一次都没有过。

又不是因为过于怀念故土而图谋倒戈,也不是对现在国家的体制不满而策划政变,只不过是像自己这样被命运女神捉弄的人们一味地顾影自怜,把万千感慨合着酒一饮而尽的空虚酒会而已。

 

一屁股坐进训练场边设置的沙发里,先寇布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些许羞耻。

圣诞节什么的,根本用不着特别告诉对此一无所知的人。

明明保持互不了解,可能对双方来说都更幸福些

但在杨的面前,总会忍不住透露出一些原本可以不说的事

简直像是罪人在请求赦免

又像是相信着根本不会出现的奇迹一般

——明明自己比谁都清楚,所谓的信仰是多么的虚妄

 

站在一边仍然一脸担心的林兹,突然把视线转向了训练场的入口处。只见布鲁姆哈尔特抿着嘴独自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踏进了训练场。看到先寇布的身影,布鲁姆哈尔特不紧不慢地问道:

“那个是阁下的恶作剧吗?”

“那个是指什么?”

“.....那应该不是了.....”

这么说着布鲁姆哈尔特指了指自己进来时的入口

“民间业者突然运来了很多酒,而且已经有100打那么多了”

 

微不足道的小酒会

大家也只是喝喝各自带来的少许酒水而已

.....因此不可能做出这种像是刻意要引人注目一般,订购酒的事

 

“说是「约好了是匿名赠送」,所以不肯告诉我赠送人的姓名,留言卡上写的也不知所云”

“写了些什么?”

“「别感冒了,悠着点哦」......我说是吧,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

 

瞪大了眼睛,接下来的一瞬间,先寇布不禁喷了

 

“是得知我们举办圣诞节酒会所以送过来的吗,要是这样的话就有点麻烦了呢....”

“....没关系,今晚可是奇迹降临的日子,这点小酒收下就是了”

 

既然阁下这么说,那就不用推辞了,看着布鲁姆哈尔特为了签收而沿着来时的路线走回入口处,先寇布闭上了双眼。

 

我们没有信仰

也没有能够祈祷的神明

只是悲叹未曾出现的奇迹.....

 

.....啊啊,说起来

你的别名中就有“奇迹”二字吧

 

距离信仰仅有一步之遥的,至高的存在

12月24日,是奇迹降临的夜晚

无论是奇迹,还是值得信赖的存在,如今都近在眼前

 

回想起来

那张笑起来总显得有些困扰的脸,唯有在倾听自己类似告解般的话时,格外真挚而会心地微笑着,仿佛所有的事情,他都明白。

 

“这么说来,巧妙糊弄过去的,到底是谁呢?”

自言自语地睁开眼时,看到布鲁姆哈尔特一脸不可思议地站在面前

“怎么啦阁下,想着想着就笑起来可是色鬼的证明哦”

即使被如此指摘,先寇布还是没有收敛笑容

“喂,布鲁姆哈尔特”

“是?”

“今天尉官以下全要表演裸舞,传令下去”

“哈?!”

“林兹担任审查员,布鲁姆哈尔特,你打头阵”

“等....等等啊,这什么玩意儿啊!?”

“打头阵不是武人的光荣吗”

“呃呃呃!?为啥突然变成这样啊!?”

 

布鲁姆哈尔特悲痛的叫喊声,与先寇布看好戏一般的笑声,回荡在训练场里

 

Sancta Maria mater Dei

ora pro nobis peccatoribus

nunc, et in hora mortis nostrae

天主圣母玛利亚

求您现在和我们临终时

为我们罪人祈求天主


END

评论(14)

热度(109)